山東金榜苑文化傳媒集團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柳斌杰:努力開拓中國出版業高質量發展新階段
                作者: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2020-12-03   閱讀次數:【

                編者按 黨的十九大提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為認真貫徹落實中央提出的關于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打造一個新時代新聞出版復合型人才隊伍培養的網絡平臺,助力中國新聞出版行業高質量發展,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與《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志社聯合推出了“新聞出版高質量發展大講堂”系列直播課。從2020年8月26日至10月13日,中國出版協會理事長、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柳斌杰,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寧,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魏玉山,中信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斌,山東出版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志華,貴州日報報刊社社長、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鄧國超,四川日報報業集團總編輯、四川日報社總編輯李鵬等7位嘉賓先后做客大講堂,中國知網在線教學服務平臺對此進行了公益直播?!吨袊侣劤霭鎻V電報》將7位嘉賓的直播課精華集中推出,以饗讀者。

                掃一掃,回看嘉賓直播視頻

                出版是一個傳播文化科學知識和引領人類文明進步偉大事業的知識生產服務行業,因而總是和時代的主題、歷史的進程與人類進步事業的緊迫課題密切相關。所以,我們要面向復雜多變的國際變局和我國決勝全面小康、實現百年奮斗目標的宏偉事業,開拓中國出版業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

                什么是高質量發展的出版業

                經過近百年的革命、建設、改革開放,特別是新中國建立70多年的文化建設,我國的出版業同其他各門類的經濟文化行業一樣取得了巨大的進步和持續發展,從產品供應和保障的角度講,已經解決了“有沒有”“夠不夠”“好不好”的問題,現在要解決的是“強不強”“精不精”的問題,也就是由大變強、由好變精的問題。主要是滿足全面小康社會人民美好生活的新期待,服務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新階段,推進國家現代化的需要,實現中國文化軟實力國際化,引領人類超越當前的全球危機,創造新文明。

                高質量發展的出版業,是在時代背景、歷史進程和現實發展的基礎上提出的,它包括出版產品的質量,但并不局限于產品的質量,而是出版業全面發展的水平問題。簡單說就是更高質量、更高效率、更多業態、更新技術、更強隊伍,更有魅力、更可持續、更具影響力的新型發展態勢。這幾個“更”就是出版業高質量發展的規定性。

                如果具體說,重點是六個方面的高質量:

                一是出版保障體系的高質量。國家的法律法規規章、政策、管理、評價體系、獎懲體系是推動出版業高質量發展的前提和保證。出版是文化傳承的基礎工程,是人類的知識總匯,是教化人類、普及真理、傳播科學知識的千年載體,她與報紙、互聯網的短平快的信息傳播不一樣,其管理必須要有歷史眼光、人文情懷和全球視野,服從于社會、經濟、文化、民生和出版的規律。政治宣傳性出版要放在重要位置,但不是唯一。比如,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戰勝這場瘟疫需要科學知識和醫藥技術,黨和國家、人民群眾的關注點轉向了生命安全,建立公共衛生體系,進行藥物和疫苗的開發研究。這時專業出版就特別重要,以此推論,不同人群、不同地區、不同階段社會需要的圖書是有所側重的。所以,出版管理就要落實好“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保證各方面的知識、各門類的選題都能均衡出版,滿足社會多元需求?,F在的管理還是有很多不完善之處,影響了高質量作品的出版和大作品的問世。同質化嚴重、千篇一律、跟風重復、缺乏創新創意,模版、翻版、短版太多。這就是管理質量不高的產物。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專門就管理現代化——國家治理體系的改革和完善,作了具體部署。我們要抓住這個契機,改革創新、奮發有為,盡快實現出版治理的現代化,進一步解放出版生產力。

                二是出版企業的高質量。企業是高質量發展的主體和關鍵。近10多年來,出版發行轉企改制上市,實力大增,通過上市吸引了社會資本3000多億元。有了幾十個出版集團,擔當了市場主體的重任,這是改革的成果。但是我們現在能夠在世界上排到前列的企業不多,世界出版50強里我國只有3家,排名還是不靠前。我國出版企業要產生幾家進入世界出版業前十的一流企業,那樣才能影響產業界,動搖西方跨國出版集團的地位。

                三是出版產業的高質量。與外國比較,從數量上看,中國出版產業已經夠龐大了,但真正有核心文化創造力的產業還不突出,產業結構也不盡合理,產業質量要進一步提高,資本實力要進一步增強,產業結構要進一步優化,資源配置要進一步市場化,整個產業鏈條要進一步完善、調整,以供給側改革為著力點,打通從創作、出版、發行,到消費、服務、轉化暢通無阻的現代多業態出版產業鏈。

                四是出版產品的高質量。出版是要靠產品說話的,這個產品是長效的,要經得起歷史和讀者的檢驗。出版業應該拿出高質量、高水平的出版物,闡述中國思想文化、講好中國故事、解讀中國方案、指導中國實踐、傳播中國智慧,更新人民的思想理念。目前,我們出版載體制作與世界水平不相上下,但是在內容上就稍遜風騷。比如在前人和外國人設置的話題里面做文章,缺少新的思想,沒有閃光的東西,世界感覺不到你能產出新的思想和智慧。通過觀察可以發現,具有國際影響力并且年年上榜的圖書,基本話題都是全球性的公共話題,都是探討人類共同關注的話題。所以,進入出版高質量發展新時代,我們可以考慮,聯系一些大牌作者創作一些具有全球視野的圖書,出版一批能夠吸引全人類閱讀的經典。

                五是出版服務的高質量。多形態、多業態的出版業必須要走到知識服務的路子上去,服務將會是產業核心。出版業要堅持互聯網思維,服務為先,在服務中獲得自己的效益。目前這一點出版業還沒有轉變過來,仍然是先賣產品,還不是先服務后收費。供給側改革的本質就是服務,從供給側開始就要考慮終端客戶,為客戶服務。比如,服務全民閱讀,保障公共圖書館、農家書屋的出版物更新,就是很大的市場。多功能閱讀空間、讀書平臺、實體書店、網上書店等,整個供應系統要更好地為人民群眾服務。這幾個方面都要走上高質量發展,出版業面貌才能有整體上的改變。目前,70%的人轉到數字閱讀場了,不在網上就在屏上,5G廣泛應用以后這種現象還要加速。這個閱讀場變了,我們出版業也要跟著這個場來變,要為新的閱讀場提供需要閱讀的內容。

                六是出版隊伍的高質量。有出版職業理想的人是出版業高質量發展的第一推動力,實現高質量發展必須要把政治素質較高、專業能力較強的隊伍建設放在第一位,必須要造就一批能夠把握產業發展方向、具有創造性思維、懂得現代出版技術、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復合型高層次人才。傳統新聞出版業目前普遍面臨人才流失問題,留不住人才的主要原因在于完善的人才政策和機制尚未建立,管得太死,人才能力發揮不出來,分配方式不盡合理,人才價值難以體現。隊伍建設責任在領導,成敗在理念,關鍵在機制,重點在高端。

                為什么要走高質量發展之路

                前不久,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對國內外形勢和我國發展方位作出重大判斷,指出我國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發展具有多方面優勢和條件,同時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會議要求,深刻認識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展變化帶來的新特征新要求,必須堅持和完善黨領導經濟社會發展的體制機制,為實現高質量發展提供根本保證,強調必須把新發展理念貫穿發展全過程和各領域,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

                出版業是重要的意識形態工作部門,也是重要的文化產業部門,與經濟、政治、文化、社會、民生密切相關,更與人類文明的溝通、交流、進步直接相聯。應該擺在國家和人類文明的大局中去思考、去謀劃。出版業的發展要順應時代發展大勢,體現時代變革要求,按照時代進步的主題謀劃出版業發展。這是時代賦予中國出版業的重大歷史任務。把這二者聯系起來,就好理解出版高質量發展的“為什么”了。

                總的來說,是世界的大勢、中國的時代、國際的比較、人民的期待、出版的出路,這幾大不可改變的因素所使然,不是選擇,而是非如此不可,也就是除此而外,無路可走。

                世界大勢。以數字化、數據化、智能化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催生了新的技術、新的業態、新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落后于時代的一切東西都將被淘汰,包括知識。不創新就難以立足。

                中國時代。通過百年奮斗,中國馬上實現“兩不愁三保障”的小康——這個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已經從“富起來”向“強起來”邁進。怎么強?面對強手如林的全球,后來者一切領域都必須靠質量取勝,才能后來居上。

                國際比較。中國的文化處于弱勢,中國出版難以進入全球的主流閱讀,不是歷史不長,數量不多,規模不大,隊伍不強,而是拿不出影響世界、吸引人類的高質量出版產品。中國的書關注者寥寥無幾。改變這個局面,就要拿出高質量的現代作品,吸引國際讀者,引領世界出版和閱讀的方向。

                人民期待。進入“兩不愁三保障”的小康生活,人民精神文化需要將會上升。疫情期間,居民讀書的風尚進一步弘揚了書香社會的傳統,男女老少都需要好書,從而豐富了危難之時的精神生活,學習科學知識,吸收創新智慧,增強戰勝疫情等一切困難的動力。上海書展精品力作銷售大增,市場上學術著作和兒童讀物逆勢暢銷,就是人民新期待的反映,標志著閱讀風尚回歸理性。

                出版出路??v觀多業態出版,質量高的作品總是能深入家庭,深入人心。不在于是印在紙上、推到線上、放在屏上,而在于知識含量和藝術魅力。人們需要的是有思想、有內涵、有發現、有創新的高質量出版產品。出版業必須認清這個形勢,不要只盯著幾個“書號”,而要打開思路,聚天下新知而用之,高質量為讀者服務。讀者是出版的“上帝”,始終把“以人為本”的出版理念落實到出版全流程的工作中,以高質量攀登人類文明的新高峰。

                當前,出版行業要抓住機遇上質量:

                一要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需求是最大的推動力。這些年,出版業在不斷發展進步,就是因為人民群眾的需求在變化,對高質量出版產品的需求在增加,客觀上要求出版業態、形態、產品上都要提高質量、適應社會。今年我國要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任,人們文化消費包括出版消費水平將有較大提高,需要有高質量消費供給,包括高質量的出版物。

                二要服從建設現代化國家的需要?,F代化國家建設是“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不能有任何局部短板。出版作為文化建設的重要組成部門,發揮堅守陣地、記錄歷史、傳承文化、資政育人的重要作用,對現代化國家建設起到文化支持和智力保障作用,各類出版必須邁上高質量生產、服務的新臺階。

                三要把握中國出版業發展的新階段。中國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出版業,國際版協的兩任主席都曾講到沒有中國出版就沒有國際出版,21世紀是中國出版的世紀。我國年出版圖書50多萬種,數字出版產品30多萬種,市場動銷產品已經達到200多萬種。目前主要解決“強”和“精”的問題,由大變強、由多變精靠的是質量。因此,高質量發展出版業的任務歷史地落到了今天出版人的肩上。

                四要緊盯建設文化強國的需要。文化強國要有實實在在的內容,國際上出版業閱讀率是衡量文化強國的重要標準。我國在館藏和非功利閱讀方面排名還比較低,在城市閱讀評價的“讀書之都”建設上,只有深圳被聯合國命名為“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還沒有一個“讀書之都”,說明我們這方面水平不高。

                五要認識中國國際地位對高質量出版業的需要。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越來越大,不斷走近世界舞臺中央。中國不僅僅要提供物質產品輸出、為世界提供物質方面的產品,更重要的是還要提供文化、科學智慧、思想和精神產品,這方面我們還遠遠不夠。中國出版“大而不強”的弱點就是影響力不夠,沒有時代性的大作品。國際權威機構每年評選的影響世界的圖書目錄中,至今沒有中國出版的圖書,出版業應當堅定文化自信,知恥而后勇,再造一個先秦兩漢、唐宋興文的繁榮,以及西學東漸出版高潮、馬列經典全球出版中心之盛景。出版高質量發展將再創中國出版的輝煌。

                怎樣走進高質量發展新時代

                出版業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不是口號,而是整個行業發展的時代特征和整體面貌。就是在現有的基礎上,再爭取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益、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出版發展目標,今后幾年要打幾個攻堅戰:

                一是加快完善出版業治理現代化體系。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已經明確提出,在完成脫貧攻堅和決勝全面小康任務,順利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之后,中國將進入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實現國家現代化。而從明年開始,15年之內要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建立和完善各行各業的現代治理體系就是主要任務。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中已經明確了文化治理的十幾項制度和機制,這都是與出版業高質量發展息息相關的。出版行業要積極推動出版業相關法律、相關制度、相關機制、相關政策、相關規范的完善和創新,以現代多業態出版的治理現代化激發創造力,解放生產力,發展影響力。

                二是要繼續深化改革。改革開放是高質量發展的動力之源,出版業改革尚未完成。必須在體制機制創新和企業改革上下功夫,堅定不移地實現現代企業制度、法人治理結構等基礎目標,全面推進公司制改造,把企業打造成為一個利益共同體。目前,我國大型國企進行混改的主要目標就是員工和管理層持股,打造利益共同體。沒有這樣的制度,就無法實現忠于職業、熱愛企業、同舟共濟的利益共同體。出版業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后,要進一步進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造,讓職工、管理人員的命運綁在一起,真正地成為企業主人,同舟共濟、利益共享。人民企業需要人民一起來辦。要通過改革造就一個發現人才、使用人才、留住人才的機制。這是中國的一個關鍵問題。沒有人,沒有頂尖人才就無法真正發展。要建立“激勵能干事的人、留住有能力的人”的分配機制。改革的任務,就是要在體制、機制、企業制度、人才、分配等方面進一步突破落后的框框,讓一切出版要素活起來。

                三是要推動融合發展。目前新技術帶來業態變化,不斷形成新的出版業態、新的出版形態。所有出版門類,要進一步加強融合發展。融合發展是現代出版發展的唯一路徑,對傳統出版業、新型出版業、數字出版業、未來出版業來說都是這樣。傳統出版有內容資源優勢,新型出版有技術、渠道、平臺優勢。融合在一起,打造新優勢,出版業就大有作為??倳浿v的媒體融合發展有三個階段,出版現在大多數還處于第一階段“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有一些做得好的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離中央要求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還差很遠,雙向融合要加快。

                四是要加強技術創新。人類文明傳播形式與技術緊密相連,技術發展已經進入智能時代,它給所有傳統行業都帶來了很大的顛覆性革命。隨著傳播技術的變革,出版技術也發生了很大變化。當前中國現代出版業態已經發生了大變化,呈現出印刷出版、電子出版、數字出版、大數據出版、智能出版等5種業態交叉互融、同步滲透、各具優勢、內在競爭的態勢。這需要行業摒棄單一印刷出版的生產、市場、管理體系,而要構建容納多種業態的現代出版體系,行業要打通分割各種業態的壁壘和障礙,把這些業態匯聚在一個產業鏈條上,把原來各自形成的產業環變成出版產業各環緊密銜接的產業鏈。這需要頂層設計、總體規劃,從法規、政策、制度、體制、機制、技術、平臺、渠道、市場、標準等10個方面協調推進,共建共享,為出版業高品位高質量高效益發展提供軟硬環境。

                五是要加強高水平內容創新。內容上要講科學的真理、要有人類的情懷、要有道德的高度、要有文明進步的理性之光,這樣的內容才能在世界上產生吸引力和競爭力,才能體現中國的影響力。

                六是要培養高端人才。無論是理論、學術、科學,還是教育、文學、藝術,都需要有見識、有情懷、有追求的專業出版人才去發現、去策劃、去出版。沒有高端人才,就沒有高端產品。這幾年,出版界正處在新老交替的大環境中,長期培養造就的一些出版大家、改革家、出版企業領導人,相繼退出崗位。一些知識結構更加優化的年輕人進入出版業,要高度重視新生力量的建設,加強領軍人才、創新人才的培養,造就高質量的新型出版骨干隊伍,擔當出版業高質量發展的時代重任,使中國出版再次為人類作出重大貢獻。

                (中國出版協會理事長、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 柳斌杰)


                亚洲色偷偷男人的天堂,超碰97国产欧美,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观看,免费乱理伦片在线观看,精品欧美AV专区一中文字|亚洲欧美明星门事件